上午时,我坐在窗旁,边听音乐边看过去的记录,看到了好多动人的东西,我的笔记本就像个百宝箱似的,真是什么都有:

写过的诗,中二的录音,聚会的照片和动图,一些被忘记的聊天记录,还有奇妙的想法和构思……

看着看着就特别感动,这几年来,积累的上万条记录,其中有那么多闪亮的存在,就像雪花之于冬天,树叶之于大山,我生命和思想的历程也就藏在这些字里行间。

别人或许永远不会知晓我都写过些什么,想来也是有趣,不知道最后这些自己会和谁分享。

前两周我试着将一段时间的日思公开于公号上,那种事无巨细,想到即写的风格,感觉有些零散,排版后公开,耗费精力却不成体系,于是后来我便不再发日思推文,这种生活的碎片和思考,还是留作自己私下的素材好。

昨天偶然发现一个很小众的公号,阅读数很少,也没精致的排版,但感觉很亲切,就像今天这篇文章这样,她也只是在用文字表达心意,讲述一些生活,也谈一些学问,还有小说创作。

说实话,小说剧情写得不怎样,有些凌乱,我读不下去,但这却一点都不妨碍我欣赏这个叫“冉小扬”的公众号。因为真实,比如最新一篇文章写的是她弟弟偷偷给游戏充钱的故事,那份做姐姐的语重心长又温柔的文字风格,让我感觉特别有温度。

我近来读书偏多,像王小波,村上春树,还有古龙,而看公号文章却看得越来越少,最重要的原因是多数推文离真实太远,离文字的意境也远。

之所以不真实,是因为很多文章似乎总在渲染他人的优秀和了不起,像是一种抓住人们心中焦虑的噱头。而又因为快节奏,而不注重文字的意境和表达,所以这方面可以学到的也很少,于是我索性就少看。

我们活着,自有更惬意和率直的快乐,何必每天为了标签、头衔、数字苦恼,我们内心可以有更辽阔的骄傲和追求,又何必被他人功利的诱饵牵至囚牢当中。

所以我更喜欢能传递温度的真实,哪怕这份真实中,不那么光鲜亮丽,但也会更可爱,这才是活着的样子。

就像我今天翻阅2016年时自己的电子笔记本看到的这些。

这里有让人嘴角上扬的小确幸:

晚饭时在梅园二楼吃黄焖鸡米饭,左手位置一瓶西瓜汁,吸管深深的插入红色的果液里,一口凉甜甜,一口热辣辣,视线余光里,漫不经心的翻看kindle里太宰治的《斜阳》,食能果腹,书以载道,二者得兼,不亦乐乎!

这里也会有难过低沉的抑郁:

像是在个巨大的舞台上,但又没有观众,我穿着滑稽的小丑衣服,怎么跑都跑不出这个舞台,灯光始终在头顶跟着移动,好累好困,身边没有一个人,快没有力气了,快熄灭了,好难受,似乎永远都真不出去了。
这样的打字,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像木偶一样摇摇欲坠的木偶,还能说什么吗,没有话能说出口了,像个烂人,越是不知道做什么就越颓废的玩游戏,越是没有存在感的失败就越前赴后继的送死,卑微到骨子里,像蝼蚁一样,又在等下一个浪头将自己吞没,虽然好难受,但却没有力气挣脱,也没有几个人懂,没有几个人关心,只能一个人,为什么从前是享受,现在是忍受。

这儿有励志满怀的自勉:

近日阅毕一书,甚是欢喜,少时曾觉武侠之流不过旁道,浮光荧幕,一时荣光罢,以至于近时观几部武侠经典,才知金先生一生所创武侠世间,家国之大,侠义情怀,兼之人性与处事之道,无愧盛名。 书中所叙之人之事,性情洒脱,爱憎分明,颇得我心,是以不忍释卷废寝忘食,常怜书中之人,又叹机缘馈赠,时而伏案而笑,又或大呼畅爽;后觉若创一书一故事,便可绘一世间,圆心中所负,尝遍各般滋味,愁苦喜乐,胜似天意,岂不痛哉?然笔下生疏也久,除日记寥寥数笔,旁无它文,念及少时曾立之志,不禁愧然,决意此后拾笔常作,笔绘万般变化,不教往日寒心。

这里也有对成长的思考和比喻:

赤脚走在路上,第一次是凉凉的惬意,第二次会有凹凸的趣味,第三次有草的挠痒,第四次有蚂蚱跳上,第五次有水的滋润,第六次,第七次……
你数不清第几次了,再没有感觉,抬起脚,发现一层厚厚的茧,锋利的石子也不能轻易割破,不知道自己是坚强了还是被腐蚀钝化。

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境,

漆黑的夜空,没有星,从外头吹来的风中充满了大城市的轰鸣,汽车呼驰、闹市喧嚣、建筑施工等无数杂音汇聚在一起,有时让人亲切,有时让人悲伤,所有游子都听到过它,它从来不说话,但每个人都觉得它讲述了诸多事情。 它说,世界好大,人多渺小,现实多琐碎,故事没你想得那么好,混沌着吧,沉默着吧,在茫茫苍穹下,你的声音也只是喧嚣中不起眼的石子,孤独的泯然众人吧。 听起来好傻,可是听久了,你或许也会想哭。

以前我想问在文字中什么才是真实,是必须每一个字都是亲眼看到的吗?可是并不,虚构的小说中也能存在文字的真实,而有些带着目的说真事的文字反而虚伪。

后来我意识到,自己所希望看到的文字的真实,是生命的鲜活,是有血有肉,有悲有喜,有光有暗,而一切脸谱化的优秀,光鲜亮丽的模板,这些都不真实。

于是我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反感一些人,一些观点,一些文章了,因为我不愿崇拜,只愿喜欢。

若有人想标榜自己完美无瑕,越想在读者心中塑造一个单调的正面角色,想让人崇拜,那么他的文字就越毫无生气,尽管文字作为信息载体的工具性意义还在,但我是不会喜欢一个工具的。

就像我在2018年1月5日下雪那天的日记中写的:

大雪刚刚下到布满大地的时候,是最好堆雪人的时候,柔软,深厚,一片洁白,触摸起来,如凉凉的棉花糖,但后来时间过去,地上的雪会变成冰,原来的柔软可塑,会变得麻木僵硬,甚至有点硌手,那时,堆雪人的时机就过去了。

任何东西变得僵硬都让人可惜,人也一样,我所喜欢的人,应是坚强的伟大背后又藏着可爱和温柔,只是可爱和温柔却只有短暂的生命,这又多让人痛惋:人尽皆知的“至圣先师”孔子还在我们心里,但那个博学多才,真实有趣,东奔西跑而“不知老之将至”的老先生却早已悄无声息,毛泽东的开国大典和十年文革还刻在国人记忆里,但那个直率可爱、喜欢开玩笑,什么都不计较,书生意气挥斥方遒的润之,却也早已不在……

当一个人失去他的生动鲜活,他的名字和行为就只能任人摆布,被扭曲,被放大,被崇拜,被厌恶,我多希望,能和真实的他们相遇,而不去听他人之言,我多为他们感到不平,却又无话可说,试想许久之后,当我不再年少,当我也垂垂老矣,甚至与世长辞,又还有谁记得这今日之言,记得我也曾是这般生动活过的平凡少年,不要给我标签,因为,小超是真实存在的,我只想做我自己,不想做别人嘴里的任何人。

你知道吗,我写日记,记录下这些,与你说起,本就没指望它能带来什么结果,也不是想让你因为我多写了几个字而高看我,而是希望借此证明,我是真实的生动活着的,哪怕很久很久以后,我已不在,但有了这些文字,我的生命就有了见证。

有多少人生动的往日都没有见证就消逝不再,我不要这样,既然好不容易活一场,就要不虚此行。

只是,我至今到底做到了多少呢?

对,春天来了!

本文原创首发于公号“独木鸟”
作者:小超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
这儿每个字都在认真的写,欢迎你来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