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九点和不差旅行的兼职约好,线上开个语音,问一些关于一个旅拍kol的问题,好方便给他做个专访,我倒是提前20分钟就准备了,工作人员也就绪,但那个旅拍达人并未准时出现在群里。

算啦,不管他,我也有自己的事情,待会儿到了再说吧,迟到也不是多大的事,我先来写写日记。

话说,答应做这份文字兼职,倒使得我第一次接触了旅拍视频这个领域,看起来还挺好玩,要是我也能边旅行边拍摄边盈利,岂不是很美好。

不过话说回来,其实以后做专栏作家也不错,毕竟文字也有很美好的前途。

今天又发生了一些事,生活越来越丰富多彩,因为做的事情多了,而会显得更加充实。

在工作上,今天我一边写着五一活动的方案,一边排版公众号,一方面又去协商官网的修改方案,动手设计修改。

不过这些简单的事情,基本上半天就可以搞定,我一般都是上午就把今天主要工作的事情做好,下午睡个午觉后,就开始自我的技能学习和提升,听网课做笔记,也写些自己的东西,工作上如果还有需求的话,也会继续去优化修改,不过这时候已经挺轻松了。

总体上来说,还挺自在,我越来越喜欢这份工作,虽然不是那种完全契合非他莫属的超级喜欢,但是在当下,能有这份相对宽松和融洽的办公环境,以及还算不错的薪资待遇,并能提升自己,我几乎没有什么不满足的。

另一方面,我知道总经理孙哥对我抱有更大的希望,他期待我能像小雷一样,将自己当做公司的骨干,什么事情什么工作都去多思考多操心,甚至希望我加班,像小雷一样晚上十点还和他通电话担心公司大事,多花时间去想公司的走向和市场策略,学会去讨好客户,并暗示这样未来能将更多的机会交给我。

我很理解,也感谢他的好意,可对于业余时间投入工作,实在是没有多少性质,我也不想装着业余还在工作,做出喜欢加班很努力的样子。

因为我才23岁,对自己的未来有自己明确的目标和方向,我希望在文字创作的方向成为专才,希望最终成为作家,所以我需要时间来提升自己,而不是将自己的全部都贡献给公司。

每个人活着都有自己的使命,我在12岁那年就已确定,文字是我毕生的追求。

所以即便是工作,我也会更倾向于打磨文字内容,虽然这个努力有点玄,一份付出不一定就有同样的收获,但滴水穿石的事情,我体会过很多,所以也能耐得住寂寞。

至于他人的看法,我曾特别在乎过,但从之前的考研北大,我已经看出很多问题,不是没能力上北大,而是在妥协过后,心境和策略上都落了下风。

在北大学法的送哥、小东、雷鹏他们,和我是不一样的,他们的困扰,他们的追求和我都截然不同,他们的情怀和我的理想主义根本就不是同一种东西。

我真正需要的,是为自己而活,凝练自己的专业价值,锤炼自己的梦想,而不是别人的好意我就一定要接受,更不是一味的走他人为我安排的路,不管那个人本身有多厉害,因为我的路也独一无二。

其实以前我倒是挺特立独行的。

想起一件有趣的往事,高二时,班主任波哥在暑假前对我们说,7月15号,大家记得来学校补课,末了他还强调一句,是自愿的哦。

然后,我就美滋滋的待在了家里,自愿的没去补课。

结果,后一个学期开学,发现全班就我一个人自愿没去补课,别的同学都自愿补课了。

后来波哥在一次考试后召集班上前十名开会,看了我一眼,好笑的说,你看看自己,别人暑假都来补课了,就你一点都不上进。

我当时就在心中犯嘀咕:说好的自愿嘛,但又不好意思开口,便嗯嗯点头。

回到现在,有一件雷同的事:

我们公司规定是下午六点之后就可以下班打卡,但其他的同事,永远都不会按时下班,甚至可能七点都没人走,我就很奇怪啊,怎么都自愿加班呢?

但我就常常是到六点多,就准备收拾东西走人了,渐渐的,我发现永远都是我早上第一个来公司,晚上第一个离开公司的。

真奇怪,为什么上班的时候,大家喜欢踩点,但下班的时候,大家又普遍习惯加班呢?

要是说喜欢自愿加班也太蹊跷了,如果喜欢工作早上为什么不早些来呢,但对工作没有那么爱,为什么又过了下班时间也不好意思走呢?

规章制度贴在墙壁上,白纸黑字清清楚楚,下班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

人性啊人性,真是奇妙的东西,这或许人们是潜意识的想表现一番。

早到很辛苦,需要早起,而且到了也只有你一个人,没有其他人看到你的辛苦和努力,付出多回报低。

但下班就不同了,没有时间成本,晚下班也不是特别辛苦,反正晚上还有大把时间,而且下班的早晚,其他人都看得见,要想表现得勤奋,那么自愿晚下班就是最低成本最高效益的事情。

可是实际上,对很多工种而言,即便晚下班了,完成的工作量,却不见得多,学到的东西和提升,也不见得多,时间效益,更不见得多。

我在学生时代,就常遇到那些看上去特别刻苦的人,其实只是一种外在表现,而在思考和独立意志上却近乎麻木,学习成了机械式的劳作,成绩却永远追不上更有灵性的学习者。

有点让人同情,但却也让人讨厌,在我看来,鲜活的行为,灵动的心智,独立的灵魂,有这些的生命才是绚烂而令人向往的,而陈腐停滞只会重复的生命,未免太过死气沉沉,我不喜欢。

昨天,还有个学弟问我,说我将日记那么坦荡的公开,就不怕被讨厌自己的人看到吗,这些文字中所暴露的弱点难道不怕被有心人拿来攻击吗?这样就事论事的直率,难道不怕得罪人吗?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有人问我这样的问题了,也有朋友对我表示担心,建议我能有更多保留。

但哪来这么多顾忌? 累不累?一个以作家为梦想的人,以笔写我心都不敢做到,那以后还能写什么?开局一支笔,内容全靠编吗?

我不是不怕得罪人,但我的文字,大都只是坦诚的就事论事,也没那么容易得罪别人,那么多年中,因文字而得罪人的次数屈指可数。

当然也会有得罪的时候,因为总有一些人比较敏感,捕风捉影的将自己代入到我的故事里,然后自行设定了角色。

比如我在日记里说我看到有人做出了一件不那么好的事情,这种现象不太好,结果之后就可能有人会觉得我在暗指他,骂他是个坏人,然后跑来和我生气。

这时候,其实我也委屈,在自己的日记里坦荡荡的写我所看到的世界,这是我的自由,从没想恶意针对谁,若有人不喜欢,不看便是,何必勉强自己去看,还要跑来我这里讨公道呢……

后来我便放宽了心,自己的文字即便再温柔,只要不是真空,就必定会有观点,既然有观点,就一定有人和我意见不同,君子和而不同,这有什么关系呢?如果写这样的文字也得罪人,那得罪了,便得罪了就是,我问心无愧既可。

至于说担心在讨厌的人面前暴露弱点和隐私,会被人利用……

这我倒是从未想过,因为我的待人处事,以及所接触的人,大都善良,如果真有讨厌我的人,如果那么认真的看了我许久日记,说不定反而变成喜欢我的人了。

更何况,退一万步,有人想利用我文字里的漏洞,但我既然选择了坦荡的表达,自然会有问心无愧的勇气,所以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ε=(´ο`*)))唉,今天日记里说这个话题,还真是扯了一堆。

其实很多事情多简单啊,人们偏要胡乱猜想和担忧,搞得那么焦虑而复杂。

即便有人不喜欢自己,那便让他不喜欢好了,只有我喜欢的人喜欢我就好。

即便有人不同意我的观点,那就让他不同意好了,反正我日记的观点本是指引自己往前走的,又不是用来指引他。

每个人都以为自己是主角,可在这里,主角是我。

我愿意将这些文字让所有人看到,只是希望给这个世界一些参考和痕迹,能帮到一些人自然很好,但若有人不喜欢,或者说没有意义,那与我又有什么关系?

如果是写小说,我当然要尽量写得生动离奇引人入胜,如果是写文案,我当然要写得精简凝练目标清晰,但就写日记而言,这是我全部的自由,谁都无权干涉。

说起这些,似乎有些义正言辞,像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实际上,我只是在回答这个问题。

直白的写作以及坦荡的公开,我何惧之有?

我知道,这个社会有很多禁忌,有很多约定俗成的陋习,很多人藏着憋着,表现合群,内心的想法和愿望却表里不一,勉强自己,或欺骗他人。

我略感不屑。

六年前那个暑假那些“自愿”去补课的同学,当他们知道我“自愿”没去补课时,倒是显得很吃惊。

如今那些天天“自愿”加班的同事,每次看到六点多就下班的我,也有些吃惊。

看到日记的你,觉得我连这些事情都那么事无巨细记录在日记里,还坦荡荡公开,或许更觉得吃惊。

其实哪里该吃惊,这本是正常的真诚和坦荡,却成了少数,这本是合理的规则,却成了异端,明明这份吃惊才是扭曲。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社会目前就是这样,我们所能做的,只是选择自己成为怎样的人。

而我想用自己的日记和人生,去告诉这个世界的是:理想主义的坦荡是存在的,而且能骄傲自信的一直走下去。

以梦为马,心中自有轻盈坦荡。
独木成林,又怎会怕路远水长?

2019年4月25日
小超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