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了吗,窗外虫鸣开始演奏,在这喧嚣的都市,还能听到来自静谧自然的生机,真是值得庆幸。
 
我利用晚上的时间,优化自己的网站,整理过去的文章,又用了一个小时,终于将文章更新到了……2016年的10月。
 
咳咳,是的,真慢啊真慢,我整理回忆的进度。
 
可是,这时光却是飞快,日记上的日子居然已是三年前。
 
我看着那些字句,将它们小心翼翼的排版,放上音乐和配图,然后在自己的“以梦马”网站打开时,宛若隔世。
 
一种安静和奇妙的诗意,扫去了白日工作和地铁的琐碎平凡,会情不自禁觉得自己的日子变得生动起来,充满了不可言说的意义。
 
虽然现在即便我那么辛苦的,将这些文字认真放在网站和公众号里,也没几个人会看,毕竟太多。
 
但将来呢,将来的将来呢?
 
我觉得,自己能给时间留下一些东西真好,它们虽然不至于永恒到地老天荒,但至少能见证我曾鲜活的存在。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的意义和价值,无法和旁人解释,因为一些真正触及自己内心的东西,他人无法感同身受。
 
就比如现在这篇日记,我虽是在简单随性的记录,但有的人能产生共鸣,也有的人会没有任何感觉还觉啰嗦。
 
而让大多数人都能感同身受的,最普遍的评判标准,是世俗定义的优秀和成功。
 
简单举个例子就是:
 
我说我喜欢写作,坚持了多少年,写出了多少文章,他们听了,可能只是不咸不淡的哦一声。
 
但如果我说我写作拿了很多稿酬,写出了上万阅读量的文章,并且刚毕业就能去从事文字工作月薪上万,他们才会改变语气说哇真了不起为你高兴。
 
但实际上,只有我知道,前者坚持作家的梦想十余年,比起后者拿些稿酬,找个工作,或者写几篇上万阅读的文章,要更宝贵也要难得多。
 
可人们普遍关注的是世俗的结果,前期默默耕耘的过程却总被小瞧。
 
无论是心路历程,还是思考,无论是纠结挣扎,还是深陷泥淖,你真实的感受,别人若不经历类似处境,就难体会。
 
所以,众人为你难过时,你却可能释然和平静,众人为你庆祝时,你却也许正孤独和难熬。
 
又比如上周,一个四年前听过我演讲的学妹,联系我,说她正处于这样的一种痛苦之中:
 
她今年考上了一所不错的大学的研究生,所有人都在为她高兴,向她贺喜,但她却很煎熬,她觉得自己不喜欢将要面对的一切,她不喜欢这个专业,不喜欢即将到来的研究生生活,选导师的时候都觉得索然无味没有期待,感觉生命都陷入了无趣的贫瘠。
 
她说:“真的好羡慕文科研究生啊,读书会,调研写报告,看书,理想生活,比起去野外做实验建模,真的简直了……”
 
在她心里,越来越想抛弃一切,但由于种种现实,又不能放弃,所以她便想着研究生忍完三年,再出国换一个专业读另一个研究生。
 
也许有人听了这些话,会说,那她考研为什么还要考这个专业,为什么不去学自己喜欢的?这不是自讨苦吃吗?考都考上了,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可是,你不在她的位置,又怎么知道她当时决定考这个专业时面临的现实,怎么能轻言定论,站着说话不腰疼,就给别人扣帽子呢?
 
她所经历的,我太理解了,就像去年我考的北大法硕。
 
当时的感受和处境,何其相似,这些我详细的记在那时的日记里,在此贴上链接,今日不再累述。
 
 
印象最深的是,我在备考的时候,自己几乎天天晚上做梦,梦里不断的出现让人怀念的过去,但从来都没有一个梦,是关于考上法学院之后的未来,我几乎天天在学习,但却从未向往未来在课堂上学习这些的场景。
 
那段时间,我没有动力,不像高中时会因为憧憬自己的未来,便在清晨六点不要闹钟都一跃而起,现在学着学着就走神和发呆,想起以前的一些故事,然后生出抑郁。
 
有时候会想自己如果不考研可能会做哪些工作,会想自己计划写的文章,会想自己要做的网站,还会想如果自己用心做一个东西可以做得多有趣多精彩,然后想着想着就情不自禁笑出来。
 
但一回头,发现自己还在做关于法律的学习,便会心头一沉,感觉压抑。
 
结果,你们也知道,只考了330多分,而北大的法学硕士分数线345分,法律硕士分数线更是360分,很多人为我难过,还有人恨铁不成钢,觉得我太不争气,这次明明应该要能考上的。
 
可是我心里却只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虽然也会开玩笑自嘲说:不就个北大吗,居然考两年都没考上,真差劲。
 
但实际上,我还真没觉得有多难过。
 
考研结果出来后,我来到深圳,转身在律所实习一个月,业余做自己的网站,看自己想看的书,写自己想写的文。
 
之后就带上自己的网站和作品集,去找关于文字创作和新媒体内容的新工作,面试全部通过,最后,我选择了现在的工作,内容是:负责文字内容创作,以及公司的官网设计,月薪过万,也让那些担心我靠兴趣谋生会沦落街头的前辈们安了心。
 
现在,我就每天做着自己喜欢并有兴趣的事情,对不同题材文字的执笔,或者思考热点新闻、打磨文字,以及对网站的各种界面做设计,还能在创业团队中学到些商业逻辑,业余再利用自己工作上所锤炼的技能,去建设自己的网站,写属于自己的文字,这样的节奏感觉还挺好的。
 
回到学妹的烦恼,我们的处境曾经相似,只不过在考研自己不那么喜欢的专业时,她赢了,我输了。
 
耐人寻味的是,赢了的人却难过,输了的人却安心。
 
更好玩的是,赢了的人,居然会那么巧,问到输了的人,说这种烦恼怎么去除。
 
这时的问题就有些意思了,我知道,有些人若在我的处境中,可能会借此机会突出自己失败的合理性,说“追求自己不想要的东西注定不幸福 ” 或者干脆认命,说些什么”有些事情有些人再怎么努力都达不到,你既然得到了,该感到庆幸” 这之类的屁话。
 
为什么是屁话?
 
第一,这些话是在为自己的失败找借口,第二,这些话对于陷入烦恼中的人没有任何实质性帮助。
 
我虽然不为失败而沮丧,但我也坚定的认为,败就是败,不管怎样,都没有优越和自得的理由,心态不够坚定,自我驱动不够强大,做自己不那么喜欢的事情时,只能做到这个样子,就该好好反省,要不然,陷在自我麻痹和满足里怎么进步?
 
实际上,如果流程优化到位,又能自律,自我调节妥当,即便是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也能做得很好,甚至在做的过程中喜欢上它,这一点我去年做得差劲极了。
 
反过来看学妹,她的烦恼中,其实藏着能力和希望,既然不喜欢的事也可以做好,那么未来自会有更多故事的可能性在她生命中展开。
 
其次,我一直觉得,既然选择走上一条路,就要对得起过去的自己,也要对得起给他人的承诺,不管当时处于怎样的境遇,甚至可能是被现实所迫做出的选择,但既然开始了,就不能轻言放弃,不能一味否定过去。
 
所以即便中途再多纠结和煎熬,我还是每天学,最后考的分数虽然不及北大,但也没有不去考试,分数也没有太过悬殊惨不忍睹。
 
我说这些是因为我想告诉那个学妹:即便我现在处于你一样的境地,我也要让自己学着去欣然接受这个处境,毕竟这是自己当初的选择。
 
如果一定要读那个研,就开开心心的去读,别想太多没有得到的,珍惜自己所拥有的才实在。
 
如果感觉不那么快乐,就想办法让自己快乐起来,如果学习不能成为寄托,就寻找其他的突破口,去创造自己想要的生活。
 
我还想说,虽然我对机械没有一点好感,但我在东南大学机械工程学院的这四年,却是我人生中最快乐,而且发生的故事最多,也是最精彩的四年。
 
所有人想到我,没有一个会将我和机械这个词连在一起,但我业余所爱的写作和计算机设计,却在这些时光里被沉淀了下来,还能继续支撑起我接下来的生命。
 
你为什么不能有精彩而美好的研究生三年呢,生活和感受最终都是由你自己决定的,而不是其他什么。
 
我早说过,人生就是一场体验,所有南辕北辙看似不相关的点,最后都能连成线,绘出美丽的图画,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
 
你现在再看,在我的故事里,这世界是不是如我所料?
 
无论前路如何,心中有光,便璀璨如光。
 
你我皆是。
 
共勉。
 
2019年4月22日
小超
写于深圳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