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小超
一、
 
 
若瑾今天已经是第三次收到骚扰短信了,她感到很心烦,之前短信的内容无非就是“吃饭了吗?”“我给你说个笑话吧。”“你最喜欢的颜色是什么?”
 
一堆无聊琐碎的话,她感到无趣,问对方是谁,对方老说是哆啦A梦,要不就是海绵宝宝,要不就是回答“你猜我是谁呀。”
 
切,无聊。
 
而在她将对方放入黑名单后,这次另一个号码的骚扰短信更加直接。
 
    “不要这样呀,我没有恶意,若瑾,可以交个朋友吗?”
 
哼!还没有恶意,没有恶意不表明自己身份?没有恶意隔山岔五短信骚扰?没有恶意不会坦诚一点说话弄得神秘兮兮?对方居然还知道自己名字,这种单方面的试探实在很烦啊。
 
但若瑾无奈也无力了,她将手头正在作图的铅笔放下,在宿舍书桌前抿着嘴,想了想,手指在屏幕上敲了几行字,按下了发送。
二、
 
 
乔升的手机亮了。
 
他接通了电话:“喂,你好,我是乔升。”
 
是个男生的声音,懒洋洋的,带点嘶哑:“买跑操次数的,什么价?”
 
听到对方的声音,以及电话那头若隐若现的游戏音乐,乔升微微一笑:“两块一次,满勤65次打折算100块。”
 
“还算厚道。”对方嘟哝一声,“我的一卡通号是213140649,你先给我满勤弄好,我查看再打钱给你。”
 
“好的。”乔升挂上电话,打开笔记本电脑,手脚麻利的噼里啪啦敲击起来,过了一会儿,他打电话过去,“好了,登录校园信息门户确认一下。”
 
“这么快?”电话里传来啊的一声,半分钟后,对方愣愣的赞到:“不愧乔升,我回去后转账给你。”
 
乔升挂了电话,他室友懒懒的问:“又是一笔生意?这次是你先帮他弄好,假如他不给你转账怎办?”
 
乔升眉毛一扬:“呵呵,如果他敢,那我就自己拿。”
 
室友恍然。
 
明面上乔升的身份是东大某校级技术社团的头头,老师和同学都喜欢的技术大牛,从大一开始就代表学校参加过各种比赛,囊括的奖杯让他们宿舍晚上都金光闪闪,百分之九十五的人走进他们宿舍,第一句话都是:“这谁这么牛逼那么多奖啊?”
 
但暗地里,乔升算是顶尖的黑客,这已经是他第一百七十八次侵入学校体育组内部管理系统帮同学改跑操次数了,至于其他的小动作,更是数不甚数,确实没有几个了解他的人敢得罪他,因为他有无数种方式可以让对方的互联网生活生不如死。
 
做完一笔生意,乔升却没有特别开心,他趴在桌上,心里有点空荡荡,窗外下着雨,雨丝轻盈的飘,像是漫天的愁。
 
这雨已经下了三天了。
 
他还在想着昨晚图书馆隔壁桌的那个女孩。
三、
 
 
“玩够了没有,把手机还我吧。”
 
“没没没呢,要想认识若瑾很容易,但要追到她,还给费一番功夫。”
 
“但是你追就自己去追啊,拿我的手机做什么?”、
 
“这也是没有办法嘛,她应该是把我的手机号放黑名单了。”
 
“得了,我赌你即便把整个宿舍的手机号都换掉也不见得能追到若瑾。”
 
“追不追的到是后话,我好不容易从计院打听到他们院花的手机号,总给试一……哎!你快看,是回信!她给我回信了!!她给我回信了!你快来看啊!”
 
“不会吧,今天外头下雨也没见到太阳从西边出来啊,让我看看——请你不要再来打扰我了,如果真想做朋友好歹要告知真实身份,不要再想个小孩子一样捉迷藏,OK?…………哈哈哈哈哈,不要像个小孩子一样,OK?OK?山齐,你听到了吧,告诉她呀!没准有戏呢。”
 
“呸,你懂个屁!告诉真实身份最后的结果一定是和他们院那些前赴后继的追求者一样飞蛾扑火自取灭亡,你这是叫我送死去。”
 
“送死也好过你现在这半死不活。”
 
“我看过一部小说,里边有个男生,为了追一个女生,在网上聊天扮演一个角色好久好久,最后女生习惯他的存在,他就真的出现在她面前,于是两人就在一块了。”
 
“这和若瑾有毛线关系。”
 
“所以说你不懂呐,我会告诉真实身份,但现在还没到时候。”
 
“是吗?”
 
“当然。”
四、
 
 
若瑾苦笑着看到手机上新的短信:
 
    “你就叫我大雄吧,若瑾同学。”
 
这到底是哪家没长大的孩子在搞恶作剧啊,她问遍了室友,死党,还是想不出哪里有这么个人,难道是骗子?可是哪个骗子会每天问些这么无聊的事?
 
算了算了,想不通的事就不去想吧,反正短信多一点,当笑话看,好像也没有太大关系。
 
    “大雄,你是哪里跑出来的熊孩子吗?”
 
她第一次带点玩笑的按下了发送键,然后复习功课去了。
五、
 
 
乔升知道那个女生叫若瑾。
 
他那晚碰掉了若瑾的书,捡起来的时候瞥到了学号,回来后通过校园检索系统,学生信息查找,以及一些人询问,很快就得到了若瑾的详细资料。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种好看,鸟的好看,让人舒服,网红的好看,是网上的谈资,但是昨晚在图书馆遇到的那个女孩的好看,却不同于以上任何一种。
 
她那侧脸美的那般真实,撩起的秀发搭在左肩,白色的毛衣衬托出朴实的干净,手上的笔靠在嘴唇边,看着书,想着问题,眼眸微微的下垂,过一会儿翻过一页书卷。
 
仿佛每一秒都是一幅画,静态的,可以定格永恒的画。
 
窗外沙沙的雨声,风从缝隙钻进来,她轻轻的撩起秀发到耳后,寒风吹在书页上,乔升却感到一阵暖意。
 
好想认识她啊!桥升那时心中只有这一个念头,不过他又丢不起自尊,不愿意像个街头的小混混一样看到一个漂亮女生就跑上前搭讪,在他看来,这不光是流氓,而且非常的……
 
额,不浪漫,没追求。
 
没错,桥升是一个有追求的黑客,就像他从来不替自己和真正的好朋友修改跑操次数一样,反而他会好言相劝朋友早起跑操。乔升觉得早起跑操时一件有追求的事,能锻炼人意志和体魄,不过钻学校漏洞赚那些没追求的懒汉的钱他也心安理得。
 
更像一个劫富济贫的侠客。
 
侠客肯定不会在路边碰到一个漂亮的女子就淫笑两声跑上前去:“你滴,花姑娘滴干活?”
 
因此,乔升反而比一般男生更加被动,首先侠客眼界很高,一般女子不入他眼,另外一个,侠客很好自尊,崇拜他的人很多,但他从不卑躬屈膝去讨好和追求别人。
 
所以才会有人综上所述:乔升注孤生。
六、
 
最近山齐很开心,天天拿着室友的手机玩个不停。
 
在虚拟的短信里,他扮演着一个名叫大雄的熊孩子,是一名大一新生,傻不拉几从某个人那得到了直系学姐的电话号,他喜欢认识新朋友,喜欢美食,会拉吉他,对了,还非常喜欢海子的诗。
 
“喂喂喂,你装得过了一点啊,还海子的诗,高考后你怕连李白的静夜思都背不全了吧?”
 
“这就叫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山齐得意洋洋的瞥了室友一眼,继续玩手机。
 
“我可不管,你要给我短信费报销啊。”
 
“好咯,瞧你急的,不就是几块钱的事吗?”
 
“哪是几块钱?你已经发了快千条短信了好吗?我看短信记录都看得眼睛疼,她发一句,你回十句还觉得不够,喂,山齐你怎么不学学新闻里写十万字的情书发过去呢?没准就答应了。”
 
山齐没好气的瞪了室友一眼,十动然拒的悲剧故事他又不是没听过。
 
不管怎样,能和若瑾聊天就很幸福了呀,山齐想,然后随手将自己前些日子看的一个段子发到了短信里。
 
发送。
七、
 
近几个星期,那个傻萌傻萌的大雄学弟老是发短信给自己,好像这也不会那也不会,这也好奇那也好奇,就差没问她怎么拿筷子吃饭了。
 
但每次短信的语气又非常诙谐,虽然说白了全是废话,但废话有时候还真废得有点可爱。
 
比如说早上醒来拿到手机的时候,收到一条
 
    “若瑾姐,早,大雄一步走下床,看来今天不能去上课了,哎呀,疼。”
 
比如说上课时手机一震,她拿出来一看:
 
    “上课无聊,老师像个狒狒,只会吠,若瑾姐,你好吗?”
 
再比如说一些平淡的晚安呀,节日呀,都很随意又轻巧的短信发来。
 
但不管怎样,废话就是废话,再多的废话烂话网上的段子堆在一块,都不过是茶余饭后的笑罢了。
 
若瑾觉得这就是些小儿把戏,自己闲得无聊就回一个,她甚至能猜到对面肯定又是某个无聊的男生,追求者之类的见多了。
 
不过,纵然铜墙铁壁,子弹多了,总有射中缝隙的时候。
 
有一天若瑾考试考砸了,体育课又崴了脚,在宿舍抑郁的坐在床上什么都做不了,听着窗外的点点雨声,午睡醒来,天空昏暗,她感到很难受。
 
自己的家在好几千里远的地方,身边没有亲人,受伤没人照顾,生日了只有一大堆男生献殷勤,玫瑰呀,蛋糕呀,短信呀,情书呀,却没人真正的给她用心唱过一首生日快乐,平日里那么努力的学,第一个去教室,课余除了练琴就是图书馆,结果还考成这个结果,真是太没有用了……
 
想着想着,眼泪就忍不住的静静流下。
 
众人追捧又怎样,再坚韧再光鲜亮丽的人,也有悲伤的时候。
 
雨打在窗户上,哒哒哒哒的声音,显得好远好远,远在宿舍外梧桐路上,远在青山之外,远在时间深处记忆尽头。
 
这时候手机却亮了,若瑾擦擦眼泪,点开屏幕:
 
    “雨啊雨啊,若瑾,你说雨怎么能这样哗啦啦下个没完呢,上帝一定是个爱哭鬼啊,上帝干嘛哭呀,他难道不知道他笑起来的时候无所不能吗?”
 
那一刹那,仿佛阳光撒了满怀。
八、
 
 
乔升发完那个短信后,来到窗边,打开窗户,看着外头漫天云雨。
 
不就是一次考试没考好么,七十几分也不算太差吧!想起刚刚在教务处网站查的那人成绩单,乔升喃喃自语。
 
这故事还要从买跑操那事说起。
 
那个找他买跑操次数的男生没有转账,乔升催了好几遍,对方把他拉黑,于是乔升怒了。
 
这绝对是那人的悲哀。
 
乔升先用手段破解了对方移动营业厅的密码,然后帮对方订阅了几个增值服务,再申请换卡业务,算算时间对方收到移动的短信和验证码后,乔升用139邮箱模仿移动官方短信发送了一条“您好,如需退订请回复:退订+验证码。”对方果然傻乎乎的上了圈套,当乔升把验证码到手后,手脚麻利的在网上完成了换卡流程,买了张新卡,把对方那张手机卡算是废了。
 
乔升做完这一切时,优哉游哉的躺在床上,一边将这张新卡插到手机里,一边想着那个背信弃义的家伙此时会不会记得上蹿下跳,想着想着他就觉得畅快。
 
他并没有打算再通过对方的手机卡弄一笔钱,虽然这对于卡在手的乔升来说并不难,只要登录支付宝,输入这个手机号,找回密码,手机验证,然后那人支付宝就也是他的了。
 
但侠者,是有自己的追求的,蝇营狗苟之事,他不屑,不过有追求并不代表乔升不会好奇看看对方的一些资料和信息。
 
刚打开手机,就收到了一封短信。
 
世界真小啊,他喃喃道。
 
于是在接下来日子里,和若瑾聊天的人,就变成了乔升。
九、
 
 
“你赔!我现在连电话都不能打了。”
 
“关我什么事啊?我还要问你呢,你这电话卡怎么说坏就坏啊,若瑾说不定还在给我发短信呢,这下好,前边几天都白做了。”
 
“人若瑾本来就不可能是你能高攀的,也不瞧瞧自己,你短信中说的那些优点,音乐,写作,吉他,诗情画意,除了幽默你话唠可以沾上一点边外,你说说你哪点靠的上?”
 
“说得好像你能似的,整天在宿舍玩游戏,还天天不跑早操,这学期你体育是别想及格了,下学期还要补修吧?妹子喜欢你才见鬼了。”
 
“嘿,这算盘你就打错了,我跑操已经是满勤了。”
 
“满勤?!不可能!你当我蠢啊。”
 
“不信你自己看。”
 
“天呐,真的诶,快告诉我,怎么做的。”
 
“天机不可泄露。”
十、
 
 
若瑾从那天起,发现对方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再也不天天短信轰炸了,只有偶尔的短信发来。
 
那个大雄再也不见了,他坦诚的告诉自己他是乔升,东大机械工程学院的大二学生。
 
那些段子还有废话都不见了,那些俏皮的称呼,姐呀,大雄呀,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些真正贴近生活对若瑾说的话:
 
    “今天估计有百分之七十的概率会下雨,而且有很大的风,最好别去图书馆自习了,路不好走,而且你常坐的那个位置风大,容易着凉。”
 
    “你是你们专业排名前二十,不出意外的话,这学期绩点会比较高,别太在意一次得失,况且成绩根本不意味着全部。”
 
    “清明快乐,虽然这样说不太合适,但此时却是踏青的好时候,既然家太远回不去的话,不如自己好好的出去玩一玩,祝你玩得开心。”
 
……
 
若瑾开始接受这个素未蒙面的朋友了,她觉得对方变得很懂事也非常可爱,而且那么了解自己,并不轻佻,见识广,知道的东西又非常之多,真是很好的人啊。
 
她试着和人询问乔升是怎样的人。
 
没想到的是,在其他人眼中,乔升是如此了不起的人物,虽然人在机械学院,但计算机学院的学长学姐们都佩服都赞不绝口。
 
有那么一瞬间,若瑾觉得挺骄傲的。
 
她收到清明节的短信后,望着窗户,沉默了很久,放下书,拿起手机,输入了几行短信。
 
发送。
十一、
 
 
    “清明踏青,有好去处吗?一起吧。”
 
乔升看着屏幕上的信息,微微一笑,阳光般暖到心间。
 
    “好呀,据说玄武湖就很不错。”
 
    “嗯,那明早东门见。”
 
    “嗯,八点东门见。”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