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小超
 
 
  刚搜索了简谱,然后在宿舍用口琴为自己吹响了今天唯一一首生日祝福歌,背景是一室友在看电影,一个玩游戏,他们听到了,或者没听到,但没一人回头。
 
 
  这是个神奇的日子。
 
 
  阳光散漫,热得宛若盛夏,蒲公英被风吹起,在校园里某些安静角落成片成片的飞舞,校运会热闹的旗帜在另一边飘扬。
 
 
  金智楼五楼正在进行计算机设计大赛的校赛作品展示和答辩,我懒懒的坐在靠窗的位置看着一本名叫《文苑》的杂志,一点都不在意,等着自己上场。
 
 
  说这一天神奇,是因为今天我生日,而且还是别人告诉我的。
 
 
  一开始我还不信,待后知后觉确认后,才发了一条说说。
 
 
  时至现在,积累了四五十条评论的祝福。
 
 
  于是有人留言说,小超,你的生日快乐好多啊。
 
 
  可他永远不会知道在现实中,什么都没有发生,我不对人说起自己生日,也没收到一件礼物,更没有一个人为我鼓掌,唱起那首我为好多人唱过的祝你生日快乐歌。
 
 
  有人跟我说:小超,记住哦,不吃生日蛋糕的生日是不完整的。
 
 
  我苦笑:那我其实就没有过过几场完整的生日。
 
 
  爸爸发信息来说,儿子,生日快乐,三月三日,你有吃地菜炒鸡蛋吗?
 
 
  我答:没有。
 
 
  奶奶打电话说:生日快乐,要记得吃点好吃的,别饿着了。
 
 
  我说:嗯,不会饿的。
 
 
  妈妈发信息:生日快乐。
 
 
  我回复:嗯。
 
 
  其他人的生日祝福,我在空闲时候都一个个回答道谢,虽然自己身旁到最后总是空无一人。
 
 
  答辩完下午沉沉的睡了好久,直接到晚餐,已经记不得多久没有睡过这么久了,早上五点,中午一点半,已经成为了条件反射的滚下床。
 
 
  睡眼惺忪的拿起手机,关掉闹钟,不出意外的收到邮件说,恭喜我顺利晋级大学生计算机设计大赛省赛。
 
 
  想起之前答辩,顺序排在最后,等了好几个小时,想起轮到自己时,台下已经是空荡荡只剩评委老师,想到每次自己骄傲的绽放时,身边总时常是寂静无声,想起那些老师赞叹的眼神,看了作品后交头接耳,但最后因为:他是有过参赛经验的,这些是应该的。转而所有提问都在我的苦笑中变成了对缺点和改进的针对性找错批评。
 
 
  少年心性,其实也想过在人群面前光鲜亮丽的展示自己努力的成果,也想被众心捧月的围在中央。
 
 
  但不知为何,每次到最后,我都会习惯性的变成独自一人,有时背影还会显得有点儿萧条。
 
 
  去年收到一个女生的生日礼物,那本书《你的孤独,虽败犹荣》。
 
 
  孤独?似乎每时每刻这两个字都在提醒我一些什么。
 
 
  生活真是神奇,最大的巧合还有,今天晚上我主持文学社的文学沙龙,主题是“独处”。
 
 
  文学社每次有人生日,我会在群里组织祝福,或者发个口令红包,开心的和大家一起给寿星带来温暖和快乐。
 
 
  而在我生日的时候,我却不自觉的选择了静悄悄。
 
 
  又碰巧临危受命主持了这样一个孤独而骄傲的话题。
 
 
  文心雕龙结束,图书馆闭馆音乐响起,我走在最后,将沙龙的灯一盏盏熄灭,将门轻轻关上。
 
 
  再走时,我发现刚才还一堆一堆谈笑风生的同伴们都走远了,没有一个人在等我,这条路上又只剩我一人,窗子里的倒影,那个白衣的人,他似乎总是一个人这样亘古不变一步一步向前走。
 
 
  习惯了孤单的脚步,别有重量。
 
 
  或许,我可以换个活法,可以肆意的张扬,让所有人知道,也可以请人吃生日饭,可以买个蛋糕,可以在群里,在社团告诉大家。然后今晚就会有一场属于我的灯火歌声和鼓掌。
 
 
  但,那还是小超吗?
 
 
  最后,我回到宿舍,给了自己一份特殊的生日礼物,第一次在夜里,在宿舍吹口琴,现学现吹,送了自己一首歌。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当那熟悉的曲子在口琴中轻轻响起时。
 
 
  一瞬间想哭。
 
 
  然后,却幸福得忍不住笑了。
 
 
  谢谢你,一直陪伴着自己。
 
 
        晚安。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